清远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火影之木叶教师 第二四四章 拍卖

发布时间:2020-01-16 14:27:26 编辑:笔名

火影之木叶教师 第二四四章 拍卖

柰洛城很繁华,街道上人来车往,治安看起来也不错,毕竟是离木叶近的火之国城市,城主对城市的治理还是非常用心的。

城内店铺林立,也没有留意到角落里半年前开张的小旅馆有什么不同。

“怎么样?”红坐在寒宇设计的柔软椅子,问道。

“她的身体很虚弱,但看得出来,这些年来照顾她的医疗忍者还是很用心,至少在短期内没有生命危险。”白的医术是寒宇亲传,她对自己很有信心。

红松了口气,这样,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八云了。

“这可不一定哦!”寒宇手中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汤走了进来,放在红的面前,“正常情况下,她确实不会有生命的危险,但在面对你的时候,她的情绪会特别的激动,也就特别容易被恶魔给侵蚀。等她本人的意识完全消失时,她就真的成为了披着人皮的恶魔了。”

“你有办法的,对不对?”红猛地起身,紧紧地抓住寒宇的手臂,紧张的问道。

“小心,小心,你先坐下。”寒宇头上冒着冷汗,红对八云未免关心过度了,总是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

“办法当然是有的,不然我也不会将她带回来了。”寒宇扶着红坐下,同时警告她不要再随便乱动了。

听到寒宇这么说,红终于放心了,虽然不知道寒宇要用什么办法但她很信任自己的丈夫,是说得出就做得到的人。

“好了,你别乱动了,我真是怕了你了。”寒宇额头上冒着黑线,又些不满道:“这件事,你早就该告诉我的,如果在刚知道的时候就出手,她的身体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差了,这次要不是料到她体内的封印松动了,你大概还打算瞒下去吧?”

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因为两人特殊的关系,以前她一直对寒宇跟她结婚的动机抱着疑虑。而且,她也怕自己会过于依赖他,一旦失去他时,自己无法承受,所以一直都表现得非常的独立,从来不将自己的工作及困难告诉他,也从来不在他面前表现软弱的一面。

“三代大人那时也提到你,可当时你不在木叶,我们只好用这种方法了,说到底,三代也是为了保护她,只是这种保护,八云却不理解,而我们也一直不能对她明言。”红轻声解释道。

寒宇点了点头,心情好了点,起码红向他解释了,这比起以前的躲闪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其实一直关注着红的他,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但他知道红内心是很敏感的,所以尽管知道,也不愿意去拆穿,免得伤害了她的自尊心。

说到底,红以前努力跟他保持距离,也是因为她知道自己跟纲手之间的复杂关系,不想让自己为难罢了。而面对善解人意的红,他也总是心怀愧疚,想去补偿她。

“我知道了”,寒宇的声音柔和了下来,按着她的肩膀道:“你先喝完这碗汤,再好好睡一觉,等你醒来,一切烦恼都没有了。”

“嗯!”幸福的味道将红包围着,轻轻地抚摸着腹部,很是感激这个小生命的到来。

白在寒宇的暗示下,留下照顾红,看着寒宇离开,才掩口笑道:“寒宇老师很紧张了,红老师要是不好好照顾自己的话,寒宇老师大概会寸步不离的守护在您身边吧!”

“有吗?”红听出白话语中的打趣,低下头,解决寒宇拿来的鸡汤。

“这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河马寒宇斜靠着门,刚才白和红的对话,他那对招风耳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不过回答他问话的却是另外一个陌生的青年人,“鞍马家的人,真的没有想到还有机会能够见到。只是救人的话,我想就算是老师也能够轻易办到吧!”

“当然”,寒宇笑了笑,道:“但是想保留她这一身的实力,对我来说就有些困难了。”

“就知道你会有这样的要求”,青年人一脸的了然,“这里不适合施展忍术。”

看着青年人转身离去,寒宇叫道:“鼬,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没错,这个青年人正是经河马寒宇整容后的鼬,除了那双眼被眼睛遮住,整个脸型完全像是另外一个人,鼬的脚步停了停,道:“知道了。”

土之国大都一栋大楼内,人声鼎沸,因为这里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拍卖会,这场拍卖会之所以这热闹,是因为拍卖会的组织者,是那个控制着地下黑暗势力的神秘组织,而拍卖的物品,也都是在地下悬赏令中挂红单的物品。

前面已经拍卖的有的黑玛瑙,威力巨大的忍具,古代大名的陪葬祭品,神术师的法器等等,就在这时,一个并不起眼的戒指被拍卖师拿了出来。

“下面拍卖的是一枚戒指,据专家鉴定,为某不知名的法器,戒指本身为银制,中间镶嵌珍贵的绿祖母,我们的工作人员意外的现,在注入查克拉后,绿祖母的中间会出现一个‘朱’字,如此奇妙的戒指,背后一定隐藏着迷人的故事,等待着有缘人去掘,现在,拍卖开始。”主持拍卖的中年人是拍卖行的老人,这口才更是一等一的好,几乎几句话,就勾起了在场人的购买。

一枚戒指在众人的哄抢下,很快从八两被抬到了五万两,大概价格太高,大部分都已经放弃了。

“十万两”,拍卖大厅的角落,一个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拍卖师正准备落下的锤子厅了下来,遗憾的朝那个刚刚喊出五万两的买家看了一眼,叫道,“十万两,有人开价十万两,还有没有报价的,十万两次,十万两第二次――”

“十一万两”,开口的仍然是刚才喊五万的客人,本来他只是对戒指有些好奇,但别人跟他抢,就将他惹怒了,这次喊价,完全是挣口气。

角落里,一个半蹲的黑衣人冷哼了,拉了拉遮住自己脸庞的斗篷帽子,慢慢站了起来,朝大厅中那个得意洋洋的买主望了一眼,一丝杀气从他身上散出来。

等拍卖曲终人散,各买主在交割了财物后,欣喜的离开了大楼。

“回家”,一个年青的男子一边抚摸着手上的戒指,一边对开车的仆人命令道。

仆人得了命令,立即启动车辆,欣喜中的年青男子并没有现,车子已经渐渐驾离了回家的路线。

“怎么停下来”,年青的男子察觉到异常,正要斥责,却被眼前那张恐怖的脸给吓呆了,“你不是――”

还没等他话说完,他的脖子就被人拧断,而他手指上带上没多久的戒指也被这个冒充他的仆人的人取走。

第二天的报纸上,某财团公子被人劫杀的消息被登在报纸,而不久之后,地下世界就多了一道悬赏令:一百万悬赏杀死爱子的凶手,特征是持有一枚印有“朱”的祖母绿银质戒指。

不过注意到这则消息的人并不多,但作为始作俑者的寒宇却很在意,将报纸随手放在桌子上,低喃道:“接下来,你们会怎样做呢?”

“小宇,想什么呢?这么专心。”一个温柔的女子走到寒宇的身边,眼睛在报纸上扫了一遍,但并没有现什么特别的内容。

“啊!没什么了,舅妈”,寒宇连忙站了起来。

只怕卡卡西在也认不出来此刻站在寒宇面前的棋木凌也,因为她的要求,她的相貌变得很普通,走在马路上,跟那普通的村姑看来差不多,那还有半丝木叶忍者的影子。

棋木凌也摇了摇,道:“你坐吧!我已经好了,不用你搀扶了。”

河马寒宇挠了挠头,傻笑着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卡卡西他们还好吗?”棋木凌也在寒宇身边坐下,这些天看着河马智子和寒宇夫妇和乐融融,就忍不住总是想起了远在木叶的卡卡西、琳和纪土,他们一家原本也是这么开心的啊!

“他们很好,舅妈你就不用担心了。”寒宇听自己的老妈唠叨了好几次,当然明白凌也舅妈思念自己儿子、孙子的心情,只好安慰道:“卡卡西近任务比较多,一直都很忙,不过琳相较轻松些,有空就在家里照顾纪土,说到纪土,他的表现很不错哦!今年考核成绩全部都是了,看来是继承了他父亲和这个大伯的优良天赋哦!”

听着寒宇无耻的将卡卡西的功劳分了一份,棋木凌也笑着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笑道:“是啊!那还真的多谢你这个大伯了,不过我很期待,不知道你即将出生的孩子,是否也跟你一样。”

“那是当然”,寒宇大言不惭地挥舞着手臂,道:“我的孩子,是天才中的天才,就跟他老爸我一样。”

“红,你老公可真是信心十足啊!你可要好好努力啊!”棋木凌也看着红刚刚探出的脑袋又缩了回去,开心的笑道。

知道自己偷听被现了红,只能学自己的丈夫,厚着脸皮走了出来,朝寒宇瞪了瞪眼,道:“寒宇这些日子,天天对着我的肚皮讲忍术,说是胎教,将来长大了肯定是忍者。”

“这样啊!”棋木凌也看了看红的大肚子,又看了看寒宇,挤着眼道:“寒宇这么用心啊!我看不用等他长大了,没准一从他母亲肚子出来,就能施展忍术了。”

“都怪你,被舅妈取笑了吧!”红狠狠地踩了寒宇一脚,嗔怒道。

寒宇闷哼了两声,还得陪上笑脸,脚上那个痛啊!算了,我忍……

话说,孕妇的脾气似乎都有些,尤其是在面对自己的老公时,呵呵……

修水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攀钢集团总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南阳治牛皮癣疗法
湛江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