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巫师自远方来 第四十一章 局外局

发布时间:2020-01-17 01:46:10 编辑:笔名

巫师自远方来 第四十一章 局外局

雾月庭中央的云冠树下,营地里的灰瞳少年盘腿坐在地上,面无表情的仔细擦拭着手中的龙骑士之枪。

身后的彼得·法沙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

“怎么了?”路斯恩很不耐烦的哼了一声——他从来就不喜欢这些守夜人,哪怕对方是洛伦大人的朋友。

不以为意的彼得将自己魔杖横在他面前,指着上面:“看见了吗?”

“嗯…看见了。”

路斯恩冷冷道。

银灰色的双眸眯成一条缝,穿过魔杖的边缘射向对面——十几个聚集起来的年轻战舞者们,正在同样朝他们这边张望着,窃窃私语。

“你觉得有多少?”

“多少…正面十几个,两侧大概也有十几个,背后那群再算上差不多二十几个…后面的就看不清了。”

路斯恩淡淡开口道。

“看来雾月庭的精灵们,要比晨星林的还要热情一些呢。”彼得像是开玩笑似的低声道:“有把握吗?”

“把握?”冷哼一声,灰瞳少年手中擦剑的亚麻布猛地用力,在剑尖处一分为二:

“我都迫不及待了!”

彼得失笑一声,洛伦的侍卫官,还真是个沉不住气的家伙。

就和薇拉一样。

想到这儿的彼得·法沙突然目光黯淡了些许——薇拉,在随那位独臂的誓言骑士出海之后已经整整三年了,到现在仍是杳无音信。

她现在在哪儿呢,海上的食物能不能吃习惯,有没有生病……满脑子胡思乱想的彼得,咬了咬牙关。

本来…如果不是从天穹宫来的那个命令,随誓言骑士出海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

就在他还在无限自责的时候,突然面色一变,和身后的灰瞳少年一快一慢同时起身,背靠着背,四下张望。

“有敌靠近!”

按住腰间的剑柄,反握龙骑士之枪的路斯恩一边用目光索敌,一边压低嗓音沉声吼道:“拜恩人,结阵,准备迎战——!”

话音刚落,零散着分布周围的拜恩骑士们立刻退入营地,架起双手大剑,整齐划一的组成了松散但严密的圆阵。

很快,零星松散但却又源源不断的脚步声,从营地的四面八方集中过来。

一个又一个战舞者,从树梢上,小巷中,街道的尽头逐一现身,将这个小小的营地围堵的水泄不通。

一双双冰冷的眼睛,带着腾腾杀气将他们包围在正中央。

“这是怎么回事?”彼得·法沙心中一沉,表情略有些惊愕和不安:“艾因才刚刚进去没多久,谈判才刚刚开始啊。”

“这还用问?要么是谈崩了,要么……”

路斯恩冷冷的开口,眼神中全都是炙热的杀意:“就是引诱我们上钩的陷阱!”

“上啊,将这些帝国的入侵者统统杀光!”

只见站在前面的一个年轻战舞者激动的举起长矛,向身后的伙伴们振臂一呼:“杀光他们,为精灵赢取真正的自由和未来!”

“自由和未来——!!!!”

“呲啷——!”

呐喊的瞬间,空气中都是利刃出鞘的声响。

……………………………………

“嗯?”

晨星林的落脚地中,刚刚从云冠树回来的卢卡下意识抬起头,眯着眼睛回首望去。

周围晨星林的战舞者们也隐隐察觉到什么,将目光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是……”

就在中年精灵和一众晨星林战舞者还在满脸困惑的时候,一脸惊慌的女精灵莉雅已经从云冠树那边赶过来,着急忙忙的甚至连自己的长枪都扔下了。

“莉雅?”卢卡的眼角闪过一丝困惑:

“你怎么回来了…雾月庭的战舞者首领不是麻烦你在云冠树卫戍……”

“还卫戍什么呀,出事了!”焦急万分的女精灵直接抢断了卢卡的话,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那混蛋是故意把我们给调开——你们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命令两个雾月庭的战舞者监视我!”

“你说什么?”

卢卡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打晕了一个,然后趁机跑掉的…刚刚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有几十个雾月庭的战舞者在朝云冠树那边过去,恐怕是……”

女精灵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听到云冠树的方向传来一声巨响,一道烟尘冲天而起。

惊愕的晨星林精灵们猛地一震!

中年精灵的表情瞬间难看到了极点——那边,不就是帝国使团们临时驻扎的地方吗。

雾月庭的精灵…他们是打算绞杀使团,然后拉上整个古木森林和帝国对抗?

“卢卡,我们该怎么办?”女精灵的表情纠结到极点,也复杂到极点。

“莉雅你现在立刻带着几个机灵点儿的战士去一趟荒冢林的落脚地,还有其它东部聚落的区域——告诉他们这是精灵长老的命令,所有精灵向云冠树集结,通知到后再让他们通知其它聚落的。”

“总而言之越多越好,能把现在雾月庭的精灵都动员起来!”

中年精灵立刻恢复了冷静,镇定自若的安排道:“剩下的晨星林战舞者们,跟着我先去赶往救援,决不能让让他们伤到帝国使团的一根寒毛!”

话音落下,沉默的女精灵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表情依旧十分的复杂。

“卢卡…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把长枪对准雾月庭…对准我们的胞族们?”

“那是我这一生不想做的事情,但如果必须做的时候…我也不会犹豫。”中年精灵叹口气,伸手按住了女精灵的肩膀——此刻莉雅的表情完全不像战舞者,倒是更像个担惊受怕,会被噩梦惊醒的小女孩儿。

虽然她本就是个小女孩儿。

“记住,莉雅,我们是晨星林的精灵,我们永远不将长矛对准我们的胞族和朋友。”用力按住女精灵的肩膀,卢卡和她抵着头,四目对视:

“但我们也有,在胞族和朋友们闹矛盾,犯错误的时候阻止他们,让他们清醒清醒——这也是我们现在,将要做也必须要做的。”

痛苦的女精灵,战战兢兢的点点头。

………………………………………………

“轰————!!!!”

三枚炼金炸弹在营地外炸裂,但在金红色的火光迸溅的刹那,周围的战舞者们就已经快速闪避;除了几个被烟尘呛到和惊吓到的之外,并没有造成任何伤亡。

路斯恩脸上闪过一丝惊愕,但随即脸上的战意更浓了。

这才对嘛…战舞者们,你们可千万别让我太失望了。

轰鸣声响过,不等烟尘散去,雾月庭的战舞者们便已经挥舞长枪,飞跃而起。

“冲啊——杀光他们!”

话音落下,近百名战舞者们已经撕开了滚滚烟幕,朝这小小的营地发起突袭。

以众凌寡——!

烟尘之中,挥舞着双手大剑的拜恩骑士们只能看到无数锋利的长枪从四面八方涌出,凶狠的朝自己扑来。

“铛——!”

站在前排的一个拜恩骑士荡开刺来的长枪,沉重的双手大剑举起,带着斩断一切的气势挥向已经空门大开的战舞者。

“噗——!”

站在他身后的另一个拜恩骑士只感到面颊一凉,再抬头时,就看到那根诡异的长矛不知何时已经贯穿了面前袍泽的咽喉,枪尖紧贴着自己的面颊。

下一秒,枪尖拔出,年轻的战舞者长枪一横,硬生生贴着甲胄边缘,斩落了拜恩骑士的头颅;“铛啷!”一声,沉重的双手大剑掉落在地,再也没有起来过。

仅仅是个招面,帝国使团这边就出现了战损!

在机动灵活的战舞者面前,拜恩骑士们沉重的双手大剑根本招架不及,一次次的被冲破防线,在来得及反击之前,对面的战舞者就已经退却了。

自己太狂妄了。

这些精灵们的配合简直超乎想象的默契,丝毫不逊色的拜恩骑士和自己麾下的猎魔人…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灵敏程度与反应能力,简直超乎想象的迅猛!

两人进攻,一人佯攻,一人预备…肉眼都能看出对方的配合,绝不是来自军队中秩序井然的训练,倒更像是天生般的自然。

站在线的路斯恩一边拼命招架从四面八方刺来的长枪,一边眼睁睁的看着周围的袍泽们接二连三的负伤、倒下。

有些更是倒下之后,再也没有站起来。

“稳住阵线,不要后退!”

“他们从后面冲过来了!”

“他负伤了,快把他拖到后面去!”

“小心,快闪开…啊!”

声嘶力竭的呐喊声中,营地内使团的防线在逐渐后退缩小;随着骑士们开始后退,战舞者们反而放弃了推进厮杀。

全副武装的骑士本就让战舞者十分头疼——战舞者的长矛本就是对付食人魔的皮肉,用来放血的利刃——他们一旦后退,拥挤的“人墙”更是令战舞者无法发挥出灵敏机动的特性。

不行…不能这么下去,若退无可退,拜恩骑士们手中大剑就会彻底累赘;而等到这帮精灵反应过来,用密集的长枪方阵对付他们,那就全完了。

就在路斯恩还在想应该怎么办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苍劲有力的声音。

“所有人,后退一步!”

愣了一下的路斯恩和拜恩骑士们没有半点迟疑,立刻将防线向内缩了一圈。

突入的战舞者们面色一惊,因为脚下突然多出了一圈灰蓝色的光芒。

高阶魔咒,磐石意志。

“噗——!”

连排的锥形石柱拔地而起,犹如环形石墙般挡在了拜恩骑士们的面前;十几个年轻的战舞者惊慌之中来不及后撤,被石柱贯穿了胸膛!

站在营地中央的哈林梵·阿刹迈,则轻轻擦了把汗,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疲惫。

作为巫师塔的元老之一,磐石意志这么“大众化”的巫师塔魔咒他当然了解;而在配合洛伦设想出来的“魔法阵”之后,能够通过吟诵咒语,极大的增强这个高阶魔咒的威力。

当然,消耗和反噬力度也成倍的增长了,但总归利大于弊。

下一秒,拜恩骑士们立刻将大剑架在石柱间的缝隙中,近两公尺长的狰狞剑身犹如刺猬后背的倒刺般,整齐划一的刺出。

效果立竿见影。

压缩的阵线下,前排避闪不及的战舞者们纷纷被大剑穿膛,或是被捅穿了脖子,砸碎了脑袋…和刚刚被他们杀死的拜恩骑士一起,倒在了血泊中。

这就是战舞者们弱势的地方——面对整齐划一,机械而有章法可寻的军队,他们灵活的机动能力在狭窄空间内很难得到发挥;而坚固到弩箭都很难正面射穿的拜恩骑士甲,也极大的缩小了他们手中长枪的攻击范围。

对在森林中狩猎,与食人魔厮杀的战舞者们而言,训练有素且成规模的军团步兵和骑士…是他们闻所未闻的敌人。

“这里是雾月庭,精灵的地盘…我们撑不了多久。”

反手一剑,挑飞了刺入石墙的长枪,路斯恩焦急的看向彼得·法沙和阿刹迈:“做好准备向云冠树撤,救出艾因之后从这里突围出去!”

“不行,不行!”

彼得面色一惊,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连忙阻拦道:“我们绝不能撤,否则就上当了!”

“嗯?你这个臭…守夜人,在胡说些什么呢?!艾因他现在可是还生死未……”

“路斯恩阁下,请您冷静些!”

就在灰瞳少年差点儿要拽着领子把彼得提起来的时候,哈林梵·阿刹迈突然开口,一把按住了路斯恩的肩膀:

“彼得·法沙是守夜人,也是洛伦的朋友,更是您现在的战友——请不要过分怀疑,他这么说就有他的道理在。”

“可是……”路斯恩忧虑的望了眼身后的云冠树。

他不担心身后这两个人和自己的死活,他担心的是万一会面失败,自己又没办法保护小个子巫师,该怎么可能和洛伦交代?

“恕我直言,在下倒是觉得,目前安全的反而是艾因·兰德。”冷静的阿刹迈目光凝重,若有所指的说道:“更何况,这场‘戏剧’还远远没到落幕的时候呢。”

“戏、戏剧?您是说……”

“没错,主角都还迟迟没有登场,怎么能轻言结束?”

上海肿瘤医院可靠吗
深圳仁爱医院看病怎么样
安顺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贵阳癫痫病院地址
深圳治疗龟头炎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