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官场风云 279.第279章

发布时间:2020-01-16 20:34:14 编辑:笔名

官场风云 279.第279章

几乎是被宋致半拽了出来,陈兴和对方一块下了楼,出了小区,对于这个丝毫没把自己身份放在心上的小姑娘,陈兴也是哭笑不得。

“帅哥,待会可都是些俊男美女,你可别装的老气横秋哦。”宋致笑眯眯的朝陈兴眨着眼睛,脸上不乏得意神色,对自己能把陈兴给拉出来,宋致显然是很自得。

“小姑娘,我和你们是有年龄代沟的,知道不。”陈兴笑着敲了一下对方的头。

“喂喂,谁让你敲我的头的,你不知道敲头会把人敲傻的呀。”宋致气鼓鼓的瞪了陈兴一眼,要是换成别人,她早就张牙舞爪的还回去了,就冲她还在学校读书就敢出来社会跟那些个混混打交道就能看出一点她的个性,胆大不说,也不是个容易吃亏的主,不过别看他嘴上跟陈兴没大没小的,其实内心深处还是对陈兴颇为敬畏的,不管怎么说,陈兴是部里的领导,她不可能对陈兴的身份半点都不在意。

正所谓输人不输阵,宋致虽不敢对陈兴动手动脚的,嘴上仍是恨恨的嘀咕着,“不就是和我们差个快十岁吧,搞得自己好像是四五十岁的老头子一样。”

“现在这年代,三岁就一个代沟,懂不懂。”陈兴饶有兴趣的跟对着斗着嘴。

两人边说话边在路边等着车,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公不作美,平常经常一出来就能打到车,今晚两人等了几分钟还没见着一辆的士过来,宋致嘴巴翘得老高,朝着陈兴抱怨道,“帅哥,怎么说你也是一个领导,又是住着那么大一套豪宅,咋连一辆车都没有呀,你怎么说也比那些个县委书记县长的官大吧,咱也甭说书记县长了,就说县里面的那些个局长啥的,人家不仅配专车,还有专职司机呢,怎么你连个车子都没有。”

“你懂什么,部里跟下面地市的情况能一样吗。”陈兴摇头笑道,出奇的,陈兴竟是想着跟宋致耐心解释了一下,道,“部委的管理相对严格,就在中央的眼皮底下,你以为像下面的地方那样天高皇帝远呐,按照干部配车规定,地厅级以下包含地厅级,都是不配备专车的,只保证工作用车,中央部委是这样,下面很多省份也是差不多,可能会因为地方不同而有所差异,但具体的管理规定也不会相差太多,但事实是,中央部委对规定的执行会相对严格一点,因为就在京城,天子脚下,到了下面地市,基本上就是乱来了,别说地厅级,就是正科级有配车的都是常事,只不过车辆是变相挂靠在单位罢了,车子其实就是领导的专车,对于上面的规定,根本就是阴奉阳违。”

“这报纸上还经常嚷嚷着中央要进行公车改革,我看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嘛,咱们国家还有那么多生活在贫困线下的穷人连吃饭都成问题,偏偏还有那么多贪官整天拿着纳税人的钱在享受,我要是,非得一纸下令,将那些贪官污吏都枪毙了。”宋致恨恨道。

陈兴看了看宋致,20岁出头的小姑娘,有一颗嫉恶如仇的心也算不错,起码有正确的是非观念,陈兴沉吟了一下,有心给宋致上一课,笑道,“宋致,假设你真的成为了,嗯,就比如你是一号吧,你觉得到时候你真的那样做,对国家是好是坏?”

“那还用说了,当然是好了,那些贪官污吏不杀,国家就没有希望,我要真像你说的那样是一号,一定会下令把那些贪官都墙壁了,毫不犹豫的。”宋致挥了挥小拳头,似是想证明自己的决心和魄力,“咱们国家就缺乏一个有魄力的领导人。”

“真让你当了一号,你那样做固然是大快人心,会赢得老百姓的掌声,但只能说是国家的退步,一个国家的进步,不是看我们处理贪官的态度和方法,而是看这个国家的法治进展,你一纸下令就要枪毙贪官,那说明什么,说明领导人的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这是国家的悲哀,更是人民的悲哀,法治,才是一个国家重要的进程,只有从制度上解决腐败的根源,才能彻底杜绝腐败,你杀得了一人十人百人,杀得了千人万人吗,依法治国,这才是老百姓的希望,而不是靠着领导人一句话就能掌握生杀予夺的大权,如果那样,我们就回到了封建时代,只靠杀,贪官是永远杀不完的。”陈兴郑重的说着:

“我们国家一直在努力的推动着法制建设,完善法律体系,但跟发达国家的法治之路比起来,我们国家现在所走的路算是短的,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法治国家,还需要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不是短时间内能够一蹴而就的,这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

宋致明显是对陈兴突然变得严肃的态度说的一愣,若有所思的听着陈兴的话,认真的思考起来,她的脑袋瓜子其实很聪明,只不过是缺乏认知罢了,只不过陈兴今天说的层面太高,宋致多少有些不理解,又有些不服气的反驳道,“咱们国家不就是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吗,你看看有多少官员凭借着自己手中的权力干涉司法公正,制造了多少冤案错案。”

“是的,你说的情况是有的,而且很普遍,所以说,我们要走的法治之路还有很长,还需要很多人的努力,也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这其间,或许有人需要为此作出牺牲。”陈兴脸色凝重的说着,改革,没有破而后立的勇气,又谈何成功,法治之路,如同漫漫长征路,这其中又不知道要经历多少的艰难险阻,纵观国外的进程,何尝不是一些有识之士牺牲小我,成全大我。

“帅哥,有那么严重吗?”宋致吐了吐小舌头,这个话题,对她而言,太过沉重。

“跟你随便说说,好了,不说这个了,车子来了。”陈兴笑道,跟宋致说这个,对于她而言,或许没法理解,也没法想象出其中的艰辛。

等了一会,车子就过来了,陈兴和宋致上了车,这会还不到七点,宋致说了个位于城西区某个别墅小区的地址,出租车直奔那里。

车子行驶了一会,宋致才又活跃了起来,笑道,“帅哥,待会的生日party估计很隆重哦,嘿,我那同学家里可是倍儿有钱的主,听说这次生日要给他大办特办,还请来明星助阵呢,晚上咱们也去开开眼界,看看是啥大明星,总比你一人闷在家里是不是。”

“也就你们这种小女孩还追星,我这种老人家是半点兴趣都没有。”陈兴笑着摇头,“现在你们这一代的学生,是不是连办个生日都要互相攀比?”

“差不多吧,您老应该知道,很多学生都是京城本地的,不少都是家里有钱的主,办个生日或者过节啥的,都喜欢大肆操办,互相比个面子,还有山西大暴发户的儿子,也有温州富商的儿子,这些人谁都不肯被别人比下去,还真别说,小小一个班级里,经常出现炫富的事来,今天这个开玛莎拉蒂来,明天那个开法拉利来,丫的,看得我这种穷旮旯出来的村姑眼珠子都圆了,像我这种没钱的,也就不敢跟人比了,只能去蹭吃了,我自己生日的话,就是随便花个几百块钱,请宿舍的朋友吃顿饭就打发了。”宋致笑哈哈的说着。

“我看你家里也是爆发户,现在北海省有钱人也多的是。”陈兴半开玩笑的回了一句,宋致家里就算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也寒酸不到哪去,这从一些蛛丝马迹多少能看出一点出来,别的不说,以他住的那个小区的房价来算,宋致那套单身公寓也得上百万,普通人家能买得起才怪,宋致家里出得了这个钱给她在外面买房子住,那这家境也差不到哪去。

“北海省有钱人是多,但我家可是穷人。”宋致信誓旦旦的说着,“不信哪天我带你去看看。”

“得,那还是算了,我可没那个时间跟你瞎折腾。”陈兴笑道。

聊天的功夫,时间过去的也快,出租车在小区门口就被拦了下来,不能进去,小区里俱是别墅,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除了登记在册的车辆,要么是小区里的业主亲自打到门岗这里,不然外来的车辆都无法入内。

宋致打了个后,门岗这边才放行,车子开进去,可把那个出租车司机兴奋的不行,唾沫横飞,“啧啧,咱还是次跑车到里面来呀,早就听说这个别墅小区多么奢华了,里面每一栋据说都是好几千万的,上亿的还算普通的,今天算是开眼了。”

“师傅,你也努力,改天也住进这里面来。”陈兴笑着对那出租车司机道。

“小…这位先生,你就别讽刺我了,就我这种开出租车的,干个几百年都凑不够钱咱这里买栋别墅,买个卫生间还差不多。”出租车司机自嘲道,他已是四十多岁的年纪,原本想叫陈兴小兄弟来着,话到嘴边就赶紧改口了,人家能进到这里面来,指不定也是什么富贵人家,出租车司机也不敢随便跟人家称兄道弟的。

“工种不分贵贱,师傅,你也别自嘲,有钱人有有钱人的活法,没钱人有没钱人的活法,咱别去羡慕别人的好日子,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才是真的,图的是个心安理得,心情舒畅,师傅,你说是不是这个理。”陈兴笑道。

“可不是嘛,咱就图个活得舒心,敢情这位先生也是个明白人。”出租车司机笑得格外爽朗,从后视镜里多看了陈兴一眼,显然是对陈兴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颇为惊讶。

就两人说话的功夫,出租车就照着宋致的提示,停在了一栋别墅边上,已经开不过去了,别墅门前停了太多的车子,一眼看过去,俱是好车,跟他这辆出租车比起来,一下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别墅的二楼阳台上更有人在对着这辆出租车指指点点。

陈兴和宋致下车不行,目的地就是眼前这栋别墅,粗略看了一眼,陈兴就知道这栋别墅在这个别墅小区里是属于奢华的了,后面还有一个私人的露天泳池。

“这家伙的父亲好像是什么影视公司的老总来着,听说少都有十亿身家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这别墅倒是挺气派。”宋致抬头看了二楼一眼,和陈兴小声嘀咕着,眼里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从二楼传来一阵哄笑声,隐隐约约能听到是在议论她是坐出租车过来的来着,看样子也都是宋致的同学。

“你说你同学的生日party,跟我又没半毛钱关系,你非得拉我过来,这不是让我找不自在嘛。”陈兴笑了笑,对于来自二楼的哄笑声,陈兴一笑置之,并没放在心上。

“哎呀,拉你过来充充门面嘛,人家都说要带朋友过来,越热闹越好,我总不能自己一人当光杆司令就来了吧。”宋致嘴巴嘟哝了起来,“让你见识一下明星不好呀,说不定晚上你还能跟美女来个艳遇啥的哦,能不能上手就看你的本事了,咦,对了,前些天没见着你的时候,我常看到一个很漂亮的女子进出你那个房子,那女的不会是你老婆吧?”

“不是我老婆能随意进出我的房子吗。”陈兴翻了翻白眼,“你问的都是废话。”

“哇,那你媳妇好漂亮啊,我也是个女的,看到她,我的眼睛都快直了,帅哥,你好福气呀,娶了个这么个漂亮的媳妇,是不是每天晚上都那啥了,然后早上起来就腰酸背痛了。”宋致贼兮兮的笑着。

“没大没小的,信不信我收拾你。”陈兴气得摇头,这小女娃还真是啥话都敢说。

“信,当然信,我知道帅哥你是个了不起的大官,那我把嘴巴闭紧点,省得帅哥您真下得了手。”宋致做了个鬼脸,没心没肺的笑道。

别墅门口有专门的迎宾人员,陈兴和宋致被热情的迎了进去,但一到大厅,就只见迎面走来一个跟宋致差不多年纪的女孩,满脸笑容的冲宋致说道,“哟,宋大美女今晚怎么没有帅哥专车接送过来呀,竟然还要打车过来,早打个给我嘛,我让我家的司机去接你。”

“不劳你挂心了,我还是坐出租车比较舒服,你家的车子太,我坐不起,怕弄脏了,赔不起。”宋致笑眯眯的应着,拉着陈兴就往前走去。

“你同学?”陈兴转头看了宋致一眼,心道现在的孩子可真是不得了了,彼此关系不好还能笑着说话,还是笑里藏刀来着。

“一个宿舍的。”宋致厌烦的撇了撇嘴,“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难怪。”陈兴点了点头,多少有点明白宋致为什么会喜欢住在校外了,除了比宿舍舒服,恐怕跟宿舍同学的关系也是一个很大的原因。

“party估计还要一会才开始呢,咱们自个先随便吃点东西,找个地方坐。”宋致朝陈兴说着,客厅的一边,有水果沙拉,有丰盛的自助餐,都是让客人随便取用的,宋致今晚还没吃东西,这会已经急着找盘子要开吃了。

“你来参加你同学的生日party,就不用先去跟今晚的寿星道声喜吗。”陈兴都快被宋致打败了。

“人来了就好了,管那么多礼数干嘛,人家有很多贵客要招待,暂时还顾不上我们。”宋致随口应了一句,嘴巴里已经塞进了一个小蛋糕,看得陈兴摇头直笑,这小姑娘有时候也有种单纯的可爱。

天大地大,肚子,宋致此刻已经秉承着这个信条开始扫荡精美的食物了,见陈兴没动,白了陈兴一眼,道,“帅哥,你是来给人家节省粮食的吗。”

“我今晚已经吃过了,你先把你的肚子填饱了,不用管我。”陈兴笑道。

陈兴说着话,后边传来了一个不太确定的声音,“陈兴?”

陈兴应声转头,疑惑的打量着眼前的人,猛的,陈兴眼睛一亮,“薛大宝?”

“哈,陈兴,真的是你。”被陈兴叫薛大宝的面大笑着走过来拍着陈兴的肩膀,“我说刚才在楼上看着那个从出租车下来的怎么跟你很像呢,寻思着下来看一看,敢情真的是你,你小子一点没变,还是老样子呀。”

“我倒是没变,你倒是更加的心宽体胖了。”陈兴笑着打量着对方,大学的时候,对方就比较胖,现在肚子又大了一圈,典型的将军肚。

“啧,说我胖就直说嘛,还说得这么文绉绉的,咱们班上的才子讲话水平就是不一样。”薛大宝搭着陈兴的肩膀,就跟大学时候一样,勾肩搭背的往客厅的沙发走去。

北京京都儿童做一次检查多少钱
西安碑林医院电话
贵阳有癫痫病医院吗
韶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河南白癜风治疗价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