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炮灰晋级计划书 第五百二十四章恶灵退散(44)

发布时间:2020-01-17 00:34:30 编辑:笔名

炮灰晋级计划书 第五百二十四章恶灵退散(44)

只要是能摆脱七月,不管七月提什么要求这些人都是满口答应了起来,于是第二天一早,公路上便出现了这样一幕,一个鼻青脸肿的赶尸人大的赶着一群尸体从马路上排着队蹦着朝前走,遇到往来的车辆还知道很自觉的往旁边躲躲,而那群尸体的后面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大学生模样的人,轻松的仿佛是踏青一般在后面跟着。

湘西自古便有赶尸,虽然大家没怎么见过,但是对于赶尸却是听说过一二的。

赶尸必然是要在晚上,昼伏夜出才可以,但是这群赶尸的竟然在在马路上来回蹦达,却是够惊奇的了。

这样奇异的场景引来了十里八村的相亲们的围观,于是史上离百姓近的一次赶尸便出现在公路之上了,一队赶尸的在前面走,后面跟了好几百个老百姓。大家毕竟心中还是害怕,因此不敢上前,即便是如此,老百姓也跟在身后慢慢的看着,人越聚越多,看的那赶尸的毒贩子都头皮发麻,但是有七月在后面看着,他只能一边哭一边敲着手里的勾魂锣,带着他那一群努力蹦达的属下朝前走着。

从天亮蹦达到快天黑,终于大家蹦达到了警察局,警察见怎么马上快下班了,竟然蹦达来了一群尸体,顿时都吓坏了。

没等警察做什么表示,一群尸体就朝他们扑了过去,一边冲一边哭,几个胆小的警察都快吓尿裤子了,民警平时也不给佩枪,他们吓的嗷嗷喊着就拿起凳子抵抗“僵尸”的袭击。

一番慌乱之后,这群警察终于在那群毒贩子的解释下明白了这是群人类了,而接下来毒贩子们争先恐后的自首,更是让警察觉得今天的世界有点玄幻了,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啊!

白溜达了一圈,又一次回到了县里,不过现在反正也快天黑了,七月也不打算赶夜路了因此便想找了一家宾馆住下来。

因为这里只是个小县城,地方并不大,因此整个县城只有一家宾馆,七月他们到这里的时候天便已经黑了,因此宾馆的客房便已经满了,只剩下一间。

“不好意思,我们这只有一间房了,反正你们也是一起来的,要不你们二位就住一块吧!”那前台的男生笑着对七月说道。

说完这话之后,那姑娘还笑着看了一眼徐乐,那眼神中什么写着:兄弟,你运气真好,刚好就剩一间房,剩下的就看你的了。

徐乐见到那男生的笑容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昨晚刚见识到了七月大杀四方,把一群毒贩子搞精分的血腥场景,怎么可能还会有半点想跟七月发生点什么的念头。

为了不让七月误会他是那种作死的人,徐乐连忙说道“哥们,真没房间了吗?你看我们两个是一男一女,纯洁的革命友谊,住在一起实在不方便,你帮着在腾一间房出来,实在不行有个仓库什么的也可以,我也可以将就一晚上的。”

想来前台的男生看惯了骗女生来开房的流氓了,对徐乐这种肥肉送上门还往外推的柳下惠十分不能理解,男生愣了愣神后说道“我真没有骗你们,客房就这一间了,虽然还有一间房,但是我们老板不让往外卖,所以你们就将就一下住一间吧!”

徐乐实在是太害怕被七月误会成臭流氓了,在这姑奶奶那里,臭流氓的下场往往都是惨不忍睹的。徐乐还想留着有限的生命做点更有意义的事,而不是就这么被折磨死。

“请你一定要把那件房开给我,房钱我可以给双倍的。”徐乐信誓旦旦的说道。

说到双倍,那前台的男生有点心动了,这房间老板说不干净,因此不让卖出去,而他只要不把徐乐开房间的事情做记录,到时候这钱他就可以自己拿着了。

“这间房间为什么不能卖?”七月觉得有些奇怪,于是问道。

那前台的男生为了能额外赚一点钱,于是便撒谎道“其实也没什么,那件房间的空调总不好使,老板一直没修,所以就暂停使用了。”

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那到是无所谓,因此在徐乐的坚持下,那男生便把房间开给徐乐了。

七月和徐乐两人便在走廊分开了,俩人昨天晚上基本上都没睡觉,因此到了房间之后,徐乐洗漱完后便倒头睡着了,半夜的时候徐乐隐隐约约的觉得房间的门被打开了,紧接着一个人便进屋来。

徐乐神志迷迷糊糊,想要醒过来却怎么都醒不过来,心中有些害怕,但根本动弹不得,只感觉那人朝他的床走了过来,轻轻的掀开被子,一双冰冷的手便摸到了他的身上,那双手冰冷刺骨,让徐乐只觉得头发丝都要竖起来了。

“啊~~”徐乐忽然觉得能动了,他惊叫着坐了起来,连滚带爬的便伸手把床头灯给打开了,此时他已经是浑身冷汗一片,甚至连他穿着的衣服都给阴湿了。

灯光一亮,屋里的一切便映入眼底,屋内即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也没有人,徐乐又去查看了房门,见也是关着的。

“呼~~~”徐乐深呼了一口气,他搓了搓脸,心中想着这可能就是做了个噩梦,以前光听说鬼压床,可能这便是了,都说这种情况是因为睡觉的时候手压着胸口了,徐乐这样安慰着自己。

心中虽然还是害怕,但是徐乐可不敢大半夜的去敲七月的房门,他也不敢再关灯,于是便开着灯躺在床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徐乐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梦中徐乐的神志依然是清醒的,只是动弹不得,接着他便感觉床头站着一个人,那人依然是伸出了手,掀开了他的被子,冰冷的手在他身上摸索着。

那手从他的大腿摸到他的胸口,接着慢慢游弋到了他的脖颈,紧接着那手忽然紧紧地扼住了他的脖子,用力的掐了下去。

徐乐只觉得呼吸困难,猛然张开了眼睛,一张雪白的,带着诡异笑容的脸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广东省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长春哪家银屑病治的好
落实中乌论坛成果 推动健康医疗合作
清远治妇科医院
肇庆治男科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