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青天赌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8:29:58 编辑:笔名

诗道  庆功楼中走伯温  芼草村里逝忠良  娘儿不显富贵身  连年忍命又祭亲  话说刘伯温之子刘莱田生得赤额黑脸,虬须乌染。双目不一,一大虎眼,一溜鱼眼。人送外号戏子脸,为人实诚。家住芼草村转山溪旁,自老父过世只留得娘儿俩过活。平日里吃草吃叶糊口饱腹还算可以,可如今正值清明,村中此日皆为大日。家家买贡祭祖,户户烧纸托福。一年一次,马虎不得。  刘莱田之母容颜老瘁,不能家务。今早儿子给富商搬运货物,也未及做饭。老母饥饿难耐就去山上挖野菜,这种菜叶子呈卵形,花小。白黄色,种子可入药。说来也不是菜,可穷人逼命,看着什么吃什么,这种菜叫葶苈。她以前也吃过野菜,只不过把认识的吃了,留下不知名的了。她下山时不慎踩空,掉下石坡,头破而亡。  再说刘莱田给人搬完货,富商们挑逗了他几句。后将手钻进袖筒里抿着緡,仰着口,眨着眼,转着目,哼着气,应着声地拿出几吊铜钱给了莱田。继而拍膀称生死兄弟,患难朋友。  莱田得了钱急忙赶路,迎头上来三个卖笑的混混。边笑边叫道:“戏子脸难得上街一回,不好好享受一番,就这样回去。显得你太无情趣了。”说话的是乡间无赖,群里老大赵三猫。光占个好姓,没取个好名。听邻里口舌,他爹娘生他时,亲戚朋友送了他家三只猫,于是乎就有了此名。  赵三猫如此欺他,他只不理。忍着唾干脸净走开了,本想拿钱回家,又看街上有些卖的。自己做主要买,一掏钱却没了。他知是赵三猫所偷,却又不敢追问。心里含苦,在街上捡了些烂菜叶子和烂苹果去上坟祭奠。途中见亲娘死去,更是有泪难流,心伤百倍。  料理后事后,他只身一人来到一个叫菻门的小县城。经三十里奔波,五十家哭诉,八十件苦差事后才得以在一家酒店当杂工。虽是如此,月金不付,吃喝足矣。在众人面前,他就是一个万人奴。在生活欲望之中,人是先小人后君子的。何况是一个县城呢?当中卖的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就是把它撒在天上,恐怕也像雨点一样多的往下掉。虽说仅吃喝而已,不向老板要钱,但见了此番美味,馋虫又在搔他的心欲。他实在忍不了想偷几个钱日后补上,又不敢偷那厉害的,只打定了和他一样的穷苦人——李三一。李三一是店里小的一个,他为人胆小,又勤劳。他家里有一个妹妹,年十八,未出阁。不知世貌如何,自李三一月金被偷,从此吃喝不下。又气又怕,气自己持不了家。怕他人害了自己性命,终日不敢出门。学着妹妹坐起闺阁殿了,坐了三四时,日往西沉。李三一肚子饿了,妹妹也喊饿了。谁也不敢出门去,李三一已说了,这个妹妹长得两只水灵大眼睛,樱桃小嘴,柳枝细辫。娇容软脸,轻罗小步,纤纤嫩手。这李三一怕她出去遭了恶人,所以他从小就对妹妹说世上男人皆为色魔。世人女人皆为利鬼,故他妹不敢外出,连自己的脸面也好几年没洗了。  可此时他们是半晌打不出个喷嚏来,又干坐了半天。等着日落了,那妹妹才挎着篮子,走一步抖一下,去了人多就回撤。说也倒霉,酒店老板金玉其外享清名,败絮其中污德惠。他派了十几个强奴在黄昏之后专抓那妍妩之女,好在白日思恋,黑夜交欢。这白日黑夜不知挣多少钱呢!妹妹一见这班人吓得脸儿发肿,腿儿发抖,嗓子发哑,身子发软,一下子两眼愣怔,满脑空白。强奴们逮见这妹妹后垂涎三尺,欲作美味而下咽,正要群拥而上时。却从空中传来一种怪笑声,此时已是黑夜,看不见谁,听不着谁。强奴们心里有鬼了,只是不肯速速离去。这时从墙沿壁上探出个鬼头来,活像钟馗。登时把强奴们吓得四处逃命,那妹妹听哥哥讲钟馗是好人,她便挪过去要拜谢,岂知那人将面具摘下,正是刘莱田。妹妹也听哥哥讲刘莱田舍己为人是个善人,便和他好了起来,又经些风雨,结为夫妻。  刘莱田与李三一妹子成婚后,刘莱田便被李三一勾结酒店强奴们毒害而死。李三一妹子苟且于他方,不知下落。  话说朝廷大行“天子代日行晴”之策,认为天下大雨皆因世上奸恶贪婪之人太多,故天子代日行晴。四下捕捉恶人,每皇亲国戚及诸大臣生辰之际即于泰山杀祭以慰天颜。  这时莱田妻子已逼无路,意欲自尽。此瞬天上一颗星融入她腹,自尽不成。官兵要拿,只见腹中红光闪耀,照着就疼。无奈,官兵退去,母婴相保。莱田妻子心中一绞,泪下衣湿,望月喟叹:“老天爷,你生我太晚,见世方迟。要能挨过闺劫,也能与莱田做个世外夫妻。如今世道磾玷,人世炎凉。我们的孩儿又将如何生计,向上翀翃呢?”说着饮泪抽咽,观音端坐莲台撒气道:“下头哭着的是哪家妇人?”莱田妻子仰观嘀咕道:“是观音?”观音道:“你不要怀疑,我正是那万家火奉的观音菩萨。只因人间混乱,世道倾覆。君王代日行晴,斩人刖祭,犯下天条。我与众仙商定要罚之三年社稷。”莱妻不敢与神斗嘴,只在脑子里笑道:“哼,自商朝暴虐,天人共愤。知者,先天也。天犹不动,静侯人动。功成自喜,不功者愤乎?罚君社稷要漫三年,何也?”她这言论虽在脑中,却掐于观音指上。观音微微一笑,指着她的肚子说:“当然是你那腹中之婴了。”先说了有些吃惊,又经观音从头细述她才明白。原来,一些地区干旱,须降大雨一月,只因那行雨翁师年纪老迈,一时误法将大雨弄到庙堂。以致君王“代日行晴”,伏尸贡祭。故观音用净瓶收雨,苍天始出日。谁料皇朝因以为功,大诏天下,复行杀祭。惹恼天庭,本要雷霆轰顶,又怕殃及无辜。决定从天上大律,要将行雨翁师贬下救世减罪。可老家伙说年纪老迈,不能下界。要减寿什么的,死活不肯,差点没造反。此时二十八星宿宫的心星子思凡了,就奏请了。只因走的太急,没经过常陈宫的玉批,就变成一颗星下去了,正中莱妻之腹。莱妻又在脑中思索:“婴儿不知男女,心思言论全无。通言于世尚艰,身小口嫩更险。连亲娘都保护不了,何况宇下蚁人?切确为柄之笑也!”观音一阵大笑:“有如此利口不用,该怪主人之过也!你不要忘了,是谁救了你的,正是你腹中女婴。”她这才慢吞吞迟疑惊问一声:“女婴?”  “本座已向你言明,正是星宿宫的心星子投入了你的胎中,你若不信,我这就让她成形。”  观音一念咒语,婴儿就从腹中出来了,碰风就长七尺三寸,一头两臂,眉眉眼眼清清楚楚。赐名“心俜”,又和母亲相处几月,算是奉养。母亲也讲了她的身世,天天天过,日日日磨。时时时近,刻刻刻远。期限一到,心俜就有些悲天悯人了。迟迟不肯受任,观音将她母亲封为“地颐位上仙”,专门替凡间之人祈求太平,可绝她后顾之忧。  观音告诫她,让人弃恶从善。改三人之公认之弊,就应以己之公德净人之私心。阐公之大,贬私之小。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启之以良心,灭之以恶欲。与人说理定要心静,心静则气和,气和则雅容。雅容则让人心静,能悟初理,从而从善。    话说天子代日行晴,日放光芒,立刻晴光万丈。天子愈喜,更觉有理。立派锦衣卫搜查,顺便与承直布政使司全力配合。令初下,群民被捕,华衣外,金冠上。银钱内,玉丝下皆以“奸恶”捕之。既捕,刜刖剐尸,觚簠称脍,血腥千里,鬼哭狼嚎,惨不忍睹。  究陆小河村镇以往热闹非凡,生意兴隆。自听此,吓得死。都将华衣脱下使银子与乞丐对换,心俜闻言,与之对理。众人见她头顶冰山,眼饱清泉。眉如雪丝,鼻犹海岛。口似苞蕊,粉裙红袖,鞋底清凉,浑身空气让人吸之清爽。光此样貌就让人忘了自我,真有入仙之感。  俜曰:“天下之治非独君专,天下人亦应挢介。天宇败非君之败,人曾力之。君减诋惵,若啈啈不受,君有过,当以自罚。罚不蠲过,是谓昏矣!天宇非君,岂由之窥捃?为之子民亦当规劝,还民之本福。可尔一不忠君,二不奉天,三不福民。任之熇熇焚烧,将万民推之于炮烙,其心虺毒可想,盖其父母然乎!”  听之大论,犹如佳酿沁脾,立刻顿悟。将华衣收回,金钱摆出,并题万民表上奏,有人曰:“虽此,然雨衣队何?君何?力小言轻何?”俜曰:“有此行动,必有计伏。”果然,锦衣卫来了民政,督查检举,官府派人去抓,红光挡住。现一七尺三寸女子,役子们闭目思神,如听音乐。找到了为人的感觉,官府又派人鸣锣开道,将役子们震醒,要抓百姓。却手疼不能,心俜大笑曰:“百姓难登皇帝殿,既然他们没这福气。不妨让我走一遭。”四下无人敢动,还是心俜自己大走,百姓见了拊掌称快。  话说心俜自走大殿,皇帝长得驴头猪眼,让心俜大笑。两边斧钺排仪,群臣廙廙。中间釜鼎沸沸,油烟滚滚。稍踮脚而瞥,骶股汤响。帝见俜畏,乃威曰:“朕化日巡天,污物挡眼。朕心黮暗,故换青天,此之神需,奈何尔以螳臂相挡?”。俜静曰:“孰言青天好?白日炸油糕。宇民飐晢舒,何非待荒蒿。我非别神,就星心宫心星子,专化人心。你既为宇下君王,就应该滋土滋根,万勿仅以耋爻为是。”帝不信,令拿。群起,手疼。帝半信,打赌,清风台上,夜,星少一颗,正乃心星。  赌曰:“我刘心俜于十年之内教化不了世人,还以巧取、贪污、盗名、欺世为故的话,我愿为奴为娼历历相报。”帝曰:“朕若见之十年之功,就减朕朝一百年,改朝换代,另立贤君。”  欲走,忽思一事,与君曰:“为世和润,愿赙一物否?”问何?答曰:“海外五茎榑叶扇。”问曰:“用作何?”答:“清心寡欲好扶人,心烦意乱能消气。”此宝乃出游所获,万里之遥,一命悬之方得。初不肯,经马皇后劝,方借。又曰:“君此时借我此时还。”未几,有官报曰:“海倭侵民,望断。”帝惄,后稳。曰:“星子为仙,必知此祸。若此去能寻一二良将,日后也保民生无虞。”  帝令将征,俜阻曰:“出道罪己诏,公诸于世,三四年无人能反。”帝眍,马后广劝,曰:“星子得我之报,就该还我之恩。甫之事矣,奈何不推大理耶?”帝欣出诏,万民拥睹,齐声欢唱。边疆闻之,皆曰朝中显圣。皆奋袖出臂,扛枪挂帅,纷纷迎战。海倭虽黠,奈何民不限时之以谋,终败。  话说百姓抗倭成功,帝大喜,曰:“此女能渐冱天下,确令人恭。刘向之烈女何能及也!”旁一术天者进言曰:“但恐在劫难逃耳!”  刘心俜先于皇城教化人心,她见到城中百姓清闲无比。有摆着猫步秀腰的,有拉着弓箭射靶的,有专门请人梳头的,还有下棋的。闲话的、斗鸡的、书法的。亦不缺出口伤人,动手打架的。心俜先给他们一碗水让他们端,端平端久了谁就是对的,谁没端平端久谁就是错的。对奖错罚,可谁也做不到,在众人面前双双道歉。  听到有个年轻人说书曰:“唐有牝鸡司晨者名武则天也。”讲到这心俜大叫曰:“千古罪人住口。”众问何罪?俜曰:“罪之有二,一她有罪于李家,却无罪于天下。仅建言十二事就将百姓上承“贞观之治”,下启“开元盛世”,身为妇人有此功业不受人敬,却受人灭。难道你等不希有盛世安享,却望有国破临亡之心?”皇帝恨此,众人听了忙把说书的暴揍一顿,打完后又问罪之二。心俜俯身笑眯眯地看着那年轻人曰:“如尔乃书师者,即谕矣!”年轻人不知。俜叹曰:“褦襶子,好逞口舌之快。却让人为你矛盾笑死,你既颂她,则当叫武则天。要贬之,当叫武曌。人又问武媚娘何?俜曰:“其名曌,媚娘太宗加之。”众方醒,复打之出气。  又听人论“势力之家可喜,无权之家可悲。”俜问因,答曰:“氓民此地习不顺,鸾鸟生情天可中?势掠家卵风流遣,无权试问仲卿敢?”俜笑曰:“不愧皇城百姓,还读过《焦刘传》。事在人为不在天,天为鉴也。君臣与之同理,君有过则臣之谏,臣有眚则民之谳。姻缘双有心,无事不成章。你只知刘氏投水为无奈,却不想她连死都不怕,还怕焦母逼乎?若二人同心同德也不至劳燕分飞,中馈成虚了。试问此情坚如金,坚如石,坚如山,坚如天下,坚如一切。再试问天能不中,仲卿能不敢?”闻此大论,众露觍愧色。  又值小偷,有一人说己为人所逼。俜诫曰:“害己害家害祖之作,偷盗人物谓己无能,颂他有财。人皆有肢,奈何以贫富相分?皆以盗性,盗性不改,纵有小善亦为鳄鱼之泪。一人受罪全家遭祸,祖上亦辱。纵有名人于谱,名物传之。众人皆闭眼不观,不止今生,来世子孙必受人欺,何苦?为人所逼即盗,逼字比法字更厉害吗?当今皇帝不逼你,谁还敢逼你?皇帝逼你仅死而已,小偷逼你万代受辱,孰轻孰重,是人可明。”话口甫闭,小偷还物请罪。  心俜又在街中授课,往来之人驻足倾听,把路都给堵死了。人们赞颂纷纷,都愿以德服人。  立刻冷静下来,一见自己模样羞的要死,就要跳房。心俜说:“孔圣人还不敢往下跳,难不成你比圣人的胆识还要高?”驳的书呆子无词,只好从梯上下来,与坐谈。原来是一些公子王孙闲的没事干专门发明的,刘心俜边摇扇边喝水,笑着看了他几眼,高声问曰:“子欲何人?”生曰:“为官为民,穷无门路。”俜曰:“孟子曰:兼则达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人活一生,焉能顺顺利利?反之,为官一世,也不能富富贵贵。所以做官为民,然后为己。所以为民为己,然后才能利己。你说你一个诗书全知的文子天才放着光明大道不走,却随肖小之辈同流合污,此理你不知乎?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你不懂乎?周处能以己为民害,太宗能以人为己鉴。你既上不为圣,下不为民,窝居中壳岂能表你报国安民之志?”说了一番大论,他才服了。 共 1027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哪家治癫痫研究院好
酒精对癫痫有好处吗?

上一篇:有缘的话但愿无缘

下一篇:岁月105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