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我背着老公偷看他日记

发布时间:2019-07-10 13:09:31 编辑:笔名

我背着老公偷看他日记

阅读提示

她跟老公摆过地摊,现在生意做大了,日子过好了,一对儿女又可爱,可老公在外养了情人,他们的婚姻岌岌可危。

茵霞(化名)长得挺漂亮的,有着江浙女子的灵气,也不显年龄,她那天的穿着很随意,如果仔细打扮,应该更显年轻些。

就是这样一个女人,也守不住老公的心。她神情是那样沮丧,把老公情人的日记本摊在我面前,一页页地翻着,就像碾着自己破碎的心。

私家侦探拍的录像带

我和老公风浙(化名)从老家来武汉做生意7年了,我们的生意由小到大,到现在,成了某品牌的湖北总代理。除了生意,一对儿女是我们更大的骄傲,女儿今年12岁,儿子2岁,生日整整差10年,竟是同月同日。按说,我们是非常幸福的一个家庭。

我自己也一直认为我是个幸福的女人,从来没与老公分开过,总是形影不离。直到今年5月,我的幸福感开始动摇。

5月的一天,我给风浙洗衣服时,发现他衣服上有女人的口红印,我质问他,是否在外有女人,他指天指地拍胸地发了毒誓,说:“我发誓,如果在外有女人,让我们全家死光。这你该相信我了吧?”

他居然敢拿一双可爱的儿女发毒誓!难道我多疑了?可是,“口红事件”并不仅仅是的蛛丝马迹,近一两年,他总有些形迹可疑。生意全交给我一个人打理,他开个车不知道晃到那里去了,问他,总是说在谈事。夜晚有时也回来很晚。

我决定找私家侦探跟踪他。

私家侦探调查的结果令我大吃一惊。风浙不仅在外有女人,而且一点都不避嫌,非常嚣张,明目张胆地带着那个女人出入公开场合,会见所有的朋友,还对朋友们说:“看,我这个‘情况’怎么样?年轻漂亮吧?”不过,他虽然嚣张,却一点都不粗心,小心谨慎得很,他每次开车带情人出去,都把车牌摘了。

真是应了那句笑话,老公有了外遇,老婆是一个知道的。

让我气愤的是,他们早在2005年就开始了不正当的关系,他出钱给那个女人开的店子,居然就在我其中一家店子的对面。他们的私情,在我的眼皮底下上演了近2年。

我把私家侦探带回来的录像带扔在风浙面前时,他一下子傻了眼。

我要他解释,他居然很坦然地说:“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尤其是事业成功的男人,在外没有女人是不可能的。这是社会现实,你不想接受也得接受。”

“你是要一双儿女,还是要我?”

风浙的那个小情人叫絮扬(化名),今年才21岁,以前在汉正街帮人卖服装,两年前经人介绍认识了风浙,他们认识的当天,连对方的姓名都不知道,就发生了那种关系。

从此,风浙就避着我把她包养起来了,花钱给她在武昌开了店子,她从此再不是可怜的打工妹了,也当起了老板娘。他们公开在外招摇,我却被瞒得密不透风。

当然不是他们太谨慎,而是我太粗心。应该说,是我太信任风浙了。

我们是患难夫妻,当初我不顾家境悬殊跟了他,从摆地摊开始起家,他也知道念我的好,一向疼我宠我。不管别人家的男人是不是有钱就变坏,我以为,我们之间是绝不会出现问题的。

没想到,我的老公也没能避开那个“男人有钱就变坏”的谶言。

我伤心欲绝,让他选择,要么选择那个女人,要么选择家庭。他说,他选择家庭。我问,那个女人怎么办?

他说,冷处理,等她找了对象结婚之后,他和她的关系自然就断了,现在不想搞得太激化。

我明白,他是怕出钱,一旦他明确提出分手,絮扬一定会向他索要一笔所谓的青春损失费。

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风浙主动提出回老家一个月,回避絮扬。我将信将疑,问他,如果她过去找你,怎么办?他信誓旦旦地说,她要去,我就逃。

可是,才过半个月,絮扬找不到风浙,就给他打威胁说要自杀,对风浙下了通牒:“你是要你的一对儿女,还是要我?”

据风浙说,这是絮扬第N次闹自杀了,虽然成了“狼来了”,但人命关天,他还是害怕絮扬出事,非要我跑去絮扬的店子看看,看她是否真的在自杀。

我急慌慌地跑过去一看,絮扬那里有一丝一毫要死要活的样子,她正跟人悠闲地聊天呢。

第二天,絮扬还气焰嚣张地跑到我的店子来,故意搔首弄姿地问我店里的营业员:“你觉得我漂亮吗?”

接着,絮扬就去我们老家找风浙去了。他们在那边住高级宾馆,游山玩水,而我却在武汉一边打理着繁忙的生意,一边以泪洗面。女儿得知父母闹成这样,一时想不开,失踪了。我打让风浙去寻找女儿时,他正跟情人在风流快活呢。

,我们在老家那边的一个小山村里找到了女儿。

出了女儿离家出走这件事之后,我苦口婆心地劝风浙收心,当着他妈的面,他不承认在外面有女人,还打我。

我真是想不明白,他又不愿意离婚跟那小情人结婚,又不愿意跟那小情人断,究竟是为什么?难道他觉得家里有妻子,外面有情人,是件很风光的事?

茵霞很疑惑地望着我。我说:“难道你不明白,他正是这样的想法吗?”茵霞含着泪点点头。

他自从在外面有了女人之后,对我的态度,跟以前判若两人。从2005年他跟絮扬勾搭上之后,对我的态度很恶劣,经常找碴动手打我,而以前,他是从来都舍不得对我动一个手指头的,我们俩感情非常好,有时在店子里当着营业员的面都忍不住搂搂抱抱,他还经常把我抱在他的腿上坐着,我说,我和一对儿女都是他的宝贝。

可是,有了那个女人,我再也不是他的宝贝了。我心里实在无法平衡。我用的护肤品是廉价的大宝,而他给那个女人一买就是几千元的进口化妆品;那个女的有严重的妇科病,经常要输液,每次都娇滴滴地要他陪着,而我却经常被他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只因为我管束了他,他就对我动手。

茵霞给我看她的胳膊和腿,果然有淤伤。

小怨妇的日记本

茵霞说,她手上掌握了絮扬与风浙交往的大量证据,她再也不想当弱者了,一旦到了离婚的地步,她会在法庭上出示,证明风浙存在过错。

她说,婆婆虽然护着自己的儿子,但也不希望家里的财产落入外面的女人手中。

我问,除了私家侦探拍到的录像,还有些什么证据,她说,是絮扬的日记本,里面详细记录了他们交往的点点滴滴。

接着,她给自己店的营业员打,让营业员送来了一袋子东西,正是日记等物。

这两个多月来,我和风浙几乎天天为那个女人吵架。

今天,风浙找我要了5000块钱,给我留了个纸条,开着车出去了,说是要外出打工。鬼才信这话。他养尊处优惯了,能再去打工吗?

茵霞拿出那张纸条给我看,上面写着:“对不起,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带好两个孩子……我决定外出打工,请原谅我的错。”

我说:“他既然承认错了,你就不要穷追猛打了,也许他会回心转意呢。”茵霞说:“有了个,就会有第二个。他即使跟这个女人断了,难道不会再有别的女人?你以为他是真的承认错误?他这是策略,他真实的目的是想把我手上的日记本骗到手。”

说起来,女人都可怜,絮扬比我年轻十几岁,表面上是个胜利者,看了她的日记,我才明白,她一直是个小怨妇。

因为风浙从来就没考虑过跟她结婚,一直在拖延着敷衍她,所以,她一次次闹自杀,企图逼风浙离婚,然后跟她结婚。

在日记里,她一会儿绝望,一会儿又满怀希望地说:“年轻就是我的资本,我等得起。他说要我等两年,我就等。我一定要赢。”

现在,絮扬见风浙离婚无望,又勾上了一个比风浙更有钱的老男人,风浙很怄气,把絮扬的日记本偷出来了,想威胁她。

我又从风浙那里得到了日记本。风浙现在又担心我拿着这些日记对他造成威胁,一旦离婚,对他不利。一报还一报,真是可笑。

风浙并没想离婚,他并不想抛弃自己患难与共的妻子和一双可爱的儿女,但他也不愿放弃外面的女人。

因为,支持他行为的是这样的一个理论:“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男人在外有别的女人很正常,尤其是成功男人。”他认为,男人都是这样,没有例外。

茵霞成天在生意场上打滚,不可能不知道“男人有钱就变坏”,但她以为,自己和老公有深厚的感情基础,老公会是个例外。

究竟什么才是例外?是有钱了就出轨,还是有钱了也不出轨?这是个很值得玩味的问题。

如果人们理想的状态竟成了例外,那是整个社会的悲哀。

真希望像茵霞这样的讲述者少些再少些。

梅州哪家医院治癫痫好
白癜风如何检查
临高有哪些小儿耳鼻喉医院
崇左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