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混乱战神 七二章 无上剑技

发布时间:2020-01-16 22:13:46 编辑:笔名

混乱战神 七二章 无上剑技

韩进恢复神智的一瞬间,他立即为自己加持了回元清T刻,已消失在地下,接着从那个释放电弧的魔法师身后升了出来,随着他的掌势,那魔法师惨叫着向前飞跌出老远

韩进的神态已然大变,他的瞳孔缩小犹如针尖,双眼微眯,俊俏的脸颊甚至扭曲在了一起,在茫然中死去,固然会让人感到很不甘心,但这还是小事,那群佣兵绝不该让韩进想起过去!

他的师父只收了他一个徒弟,而且用师父的话说,也收不起第二个徒弟,因为师徒两个人的修炼一脉相承,都是吸收能量,所以存在着一种不可调节的矛盾,当两个人都可以吸收同一件法宝上的能量时,应该交给谁?师父总是把法宝交给他,开始的时候他并不懂,时间长了才慢慢体会出师父的苦心

虽然相同的能量在师徒两个人身上产生的效果相差甚远,但积少才能成多,这个道理谁都知道,何况修真者大都是感情淡薄的人,一心只为大道,不管他人疾苦,想想别人的自私冷漠,再想想师父对他的好,感恩之情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换句话说,师父是真的把他韩进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而他,根本没有来得及报答什么,便被送到了这个世界,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不可触动的痛!他更清楚,以师父的境界,已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寻找第二个弟子了,师父在茫茫人海中寻觅了几十年,才找到他,从此便把一颗心都扑在他身上,尤其是刚开始修炼的时候,和他寸步不离,苦心讲解道藏,传授各种道门的技巧,优点和缺陷,偶然遇到的天才地宝都留给他,甚至忘了自己的修炼

每一天,师父都有说不完的话要讲,以前他以为师父是寂寞惯了,所以想找人说话,他还觉得师父太罗嗦,后来才明白,一个将要触摸大道的修真者,怎么会连这种情绪都控制不住?!师父是怕他学得不到家,将来会吃大亏,一心一意把自己的领悟全部灌输给他!

他的莫名失踪,对师父是一种惨重的打击!师父曾经说过,会等他十年,那意味着,师父已经没有时间了,这是他的极限想到师傅一个人,踏上天地逆旅,满怀寂寞直面天劫的考验,仰是无声的苍穹,低头是沉默的沙土,如果失败,便会彻底化作尘埃,连一个送终的人都没有,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孤独!

此时此刻,在韩进心中澎湃的,全是无穷无尽的杀意!如果他能,他甚至会毁灭这个世界!

“一石激起千重浪……”韩进以一种充满沧桑的语调吟道,但这里没有人能听懂他的话,只以为那是一句怪异的咒语

“不要让他吟唱咒语!上!!”佣兵们出嚎叫声,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他们不懂,一个魔法师为什么能一边自如的展开攻击、一边还能吟唱咒语,可惜,现在不是考虑这种事情的时候

韩进每吐出一个字,身形便会移动到另一个方位,吐出七个字,便动了七次攻击,但只有个受攻击的魔法师受创,其余的魔法师在魔法护罩的保护下,至多是受了点轻伤

没有人注意那道飞虹已悄悄飞出森林一动不动地凝停在空中耀眼地光芒吞吐不定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韩进不再动攻击了他地身形时而飘向左侧时而避向右方一旦要被敌人围住或者是被魔法锁定时他便释放地遁术从另一个地方升了出来而他地双手以一种极其优美而迅捷地度不停掐动着手印

但佣兵地斗志非常旺盛而且人数众多短短地时间内他被逼得释放了四次地遁术不过他地道术已将要完成了!

上一次孤身踏入城内大杀四方、所向那是因为扎古内德把军队全部调走了留下地军队都是杂牌军而且士兵地个人战斗力并不算很强大所以让韩进钻了空子但佣兵地战斗力要比普通士兵强大得多又极其擅长这种混战韩进冲杀了半天收获地成果微乎其微无法影响大局还差点丢掉自己地性命他只能动用从师父那里传承地绝技了!

突然韩进地身形如烟花旗箭般直射向空中反手一挥一道转瞬即逝地金光正撞在自己地飞虹上飞虹仿佛拥有了生命般出悲怆地鸣叫声

刹那间飞虹化成无数道飞射地霞光向四面八方洒下霞光是那么地密集几乎可以用遮天蔽日来形容不管往哪里看都能看到一道道飞射地光影!

方圆百余米,所有高大的树木、草丛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崩塌,树干、树枝、树叶瞬间被搅得粉碎,地面激起了一片片烟尘,各种各样的颜色四处飞溅,有绿色的草叶,有褐色的树根树皮,有黑色的泥土,有红色的血肉,还有滚落的头盔、折断的魔法杖、长弓、扭曲的长剑、战斧,韩进的一击,便让这里变成了一个惨烈的屠场!

韩进的身形从半空中落下,随后挺得笔直

用不着躲藏了,百余米内的森林已经被夷为平地!除外,还有几十个佣兵以各种各样惊慌而又狼狈的姿势呆在那里,烟尘已经落下,但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结束了么?

在无孔不入的光影攻击下,根本无处躲藏,更无法闪避,这种时刻所考验的是个人的防御力,残余的十几个盗贼还有不知道具体数量的射手大都在瞬间被绞杀,剩下的几乎都是魔法师和战士,他们的实力和同伴相比都是佼佼者一个是靠着魔法护罩,一个是护身斗气,才算逃过一劫只不过,他们现在已经变成了惊弓之鸟,心胆俱裂的惊弓之鸟,始终呆呆的站在那里,不要说进攻,连靠近韩进都不敢了

对面的雅琳娜和仙妮尔等人也目睹了这一切,他们的神色并不比那些残余的佣兵强多少,一样呆呆的、傻傻的,那是一种小规模的禁咒么?可为什么谁都感应不到魔力波动,而且,韩进什么时候有能力释放禁咒了?!

韩进缓缓伸出手,一片片零落的光点纷纷向他掌心集中,人们似乎隐隐听到悲泣声,充满了离别的味道,而那道飞虹,已彻底消失在天地之中

修真者相互拼斗,绝不仅仅是靠法宝,难道谁的法宝更坚固、威力更庞大,谁就会成为胜利者?劣势的那一方只能闭目等死?俗话说,穷则思变,深陷死局的人必然要极力求生,力量上不如人,那只能在技巧上寻求突破了,道,一样需要技巧!

韩进所释放的,便是师父所创的绝技,只不过因为师父活得年头长了点,性格有些酸腐,所以把剑技起名为‘一石激起千重浪’,那浪便是剑浪,真正的死亡之浪!韩进当时觉得不够酷,改名为‘神威千重浪’,结果被师父痛骂了一顿,说他欺师灭祖,也只好妥协了

这种剑技和韩进拼死炸开飞剑不同,后者是在九头蛇身体内部爆炸,才产生了奇迹一般的效果,如果韩进这一次也一样炸开飞剑,在树木的遮挡下,很多人都可能幸存下来,绝不可能象现在这样,差一点全歼了所有的佣兵!

“那……那是什么……”剩下的两个佣兵团团长绝望的看着人影稀疏的同伴们,但他们的同伴看起来也是同样的绝望,三个佣兵团联合,汇集了数百个佣兵,眨眼之间,就剩下这么点人,他们无法接受!

“是死亡!”一柄锋利的匕悄无声息的刺向那持剑战士的脖颈,所有在场的人中,纪伯伦应该是心志坚韧的一个,当然,如果不是面对莉亚的话他个清醒过来,并且在雅琳娜忘了‘眷顾’他的时候,释放了隐身术,接近了那个战士

纪伯伦也绝不是一个好人,不会提醒自己的对手,当那个战士听到纪伯伦的话时,匕已深深刺入了他的咽喉!

“纪伯伦,老子绝不会放过你!”那持战斧的战士一边怒吼着一边向后退去,他清楚自己败局已定,剩下这么点人,连一个红色尖兵佣兵小队都对付不了,更别说自己身前还有一个魔导师,至于身后那个一击便杀掉大批弟兄的佣兵,将成为他一生的噩梦!

“想走?”纪伯伦露出冷笑,他刚想迈步,却又突然停在那里

实际上,韩进并不可怕,他的元能差不多消耗殆尽了,如果这时候别人攻击他,他多靠地遁术逃生,而纪伯伦也一样不可怕,他仅仅是一个盗贼,杀伤力非常有限

可怕的人是雅琳娜!当那个手持战斧的战士仓惶逃走时,但那些残余的佣兵抱头鼠窜时,雅琳娜已举起了自己的魔法杖,与此同时,她释放的魔法护罩已静静的消失纵使以一位魔导师的能力,也只能在坚固的盾与锋利的剑之中选择一种,一边给自己加持谁都无法伤害自己的护罩,一边毫无顾忌的倾泻着自己的魔法攻击,那不是人,是神!所谓战斗艺术,就是在不停的变化着攻与防的平衡,以其达成一种完美的效果

一连串清脆的咒语声在天地之间回响着,魔力波动越来越剧烈,可惜,没有人过来打扰雅琳娜,就算人人都明白,让一位魔导师自由自在的释放魔法,那就是一场灭顶的大灾难,可谁敢回头呢?佣兵们只希望自己能成为侥幸的一个,这也因为,他们还不清楚雅琳娜要释放什么

天空蓦然一亮,旋即一道道汹涌的雷光从空中落下,九格雷降术!

九格雷降术是一种极其可怕的魔法,也被人称为证阶魔法,因为雷降术的威力和本身品阶成正比,三阶魔法师只能释放一格雷降术,威力小,笼罩范围不过几米,而九格雷降术却可以攻击数百米内的空间,毁灭其中的一切!

仓惶奔逃的身影全部被雷光笼罩住了,里面生了什么,谁都看不到,只能听到不时传出的惨叫声,但每个人都清楚,那些佣兵死定了!

广州市番禺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白癜风费用
广西牛皮癣怎么治
珠海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