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民营剧社话剧需要明星捧

2018-12-14 03:44:08

民营剧社:话剧需要明星捧?

[编者按]今年是话剧百年,人们都有一个疑问:“话剧,在上海过得好吗?”东方近日分别采访了民营话剧的制作人、大学校园话剧社的大学生和喜爱看话剧的上海白领,对生存在上海的“话剧”进行一次“现状调查”,作为纪念话剧百年的“开胃菜”。

“我觉得做话剧和做演唱会一样,都属于文化产业,只不过看完几个小时的演唱会后,你脑子一片空白,而话剧能让人或哭或笑,甚至思考。”出于对话剧的热爱,李牧泽和朋友合伙在北京创办了一家民营剧社——“戏逍堂”。一年前,李牧泽带着她的民营剧社来到上海“闯荡”,这也是国内民营剧社异地成功巡演的首例。

从6万人演唱会“转战”200人小剧场

2004年4月27日,韦伯创作的音乐剧首次进入中国,在人民大会堂上演。时任中国对外演出公司公共关系部总监的李牧泽(原名李泽思,注)见证了这一历史,“我们可是把音乐剧引入中国的人。”更让大众熟知是由他们策划、在北京每年一度的“5?27”演唱会,“有李宗盛、F4、张惠妹……,工人体育场6、7万个座位全被坐满了,”而真正参与策划活动的工作人员仅有6、7个,“那几年我学到了很多。”李牧泽说。

“上海有1700万人口,却填不满一个200人的小剧场,”做演出多年的李牧泽在话剧中遇到了巨大的反差。可她显得很坦然,“别说中国,世界上也没几个剧社能赚到钱,美国的百老汇也一样。”2005年7月,她和另一位朋友关皓月合伙创立了“戏逍堂”。

谈及为何会选择从北京“转战”上海,李牧泽说自己并没有太多的斟酌,只觉得“上海市国际化的大都市,人们对于新鲜事物很更容易接受些。”她坦言,在北京“站住些脚后,就想着迈出一只脚。”在上海做过不少演出的李牧泽靠着“这点小关系”,开始了在上海的打拼。

“从没得到过一分钱的广告收益”

“难!”李牧泽用一个字回答了东方关于“话剧生存”的问题。“没有商家愿意投资话剧,因为话剧是小众的东西,不像演唱会的广告,可以贴在大街小巷。”李牧泽说“戏逍堂”从创立至今,除了“有人帮着制作过海报和其他印刷品”外,没有得到过一分钱的广告收益。

“观众是上帝,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没有商业赞助的“戏逍堂”只能依靠票房,李牧泽深知这一点,于是每次演出之前或开会时,她总是会和演员们“阐述”自己的“100元”理论——“观众花钱来看你的戏,就要对得起人家这100块钱。”

“我希望媒体不要在百年了才关注一次话剧,明年呢?我们依然存在。”李牧泽认为话剧小众化的很大原因在于宣传不够,而不是话剧没有魅力。“我们需要有人把从来没有接触过话剧的观众‘拉进’剧场,谁有这个号召力呢?那些电影、电视演员、明星和主持人应该是人选。”她说。

“靠名人演话剧来做宣传:可悲!”

濮存昕、葛优、何炅、陈佩斯等各栖明星纷纷在这个“百年”走上话剧的舞台。“戏逍堂”近日在沪推出的新剧《满城全是黄金塔》也在海报上打出“两大美女主持首次亮相话剧舞台”的宣传语,足球队员谢晖的太太,中国超模佟晨洁,《娱乐大都会》的主持小蔡也在戏中客串,而他们“五一”期间在北京上演的另一部戏《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则邀请了音乐人小柯出演。

“靠名人出演话剧来做宣传是可悲的”李牧泽将此比作“向市场低头”,但像周杰伦这种口齿不清的,即使能带来很多的票房,她也不会用,“话剧也得有基本原则”。李牧泽说她只把这种“看名人——看话剧——爱话剧”的模式当作宣传话剧的一种捷径,但“决不是”。

“大多数做话剧的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理想化,要挣钱就不搞话剧了。”年近三十仍自称“愤青”的李牧泽就把自己归为这类人,“前几天我先生还和我讨论要孩子的问题,我说起码要等到剧社工作能够良性运转的时候,再考虑这个问题。”

温室开窗
乳化剂单价
道游互娱房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